文章详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红花装点送她笑着离开 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毕春芳过完“一生
* 来源 :http://www.videoz4fun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9-10 01:45 * 浏览 :

  “我母亲的一生是的,她带给观众那么多快乐。我父亲也说,悲伤的同时,庆祝母亲一生的人生一世,春芳百代。”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毕春芳8月14日上午因病在徐汇中心医院去世,享年90岁。灵堂前,她的儿子吴越说,“遵从母亲遗愿,遗像除了传统的白花,还特地挂了红花,送母亲笑着离开。”

  在吴越记忆中,母亲毕春芳“非常热爱生活,积极看待人生,很有个性,又很倔强。”1979年,毕春芳重登舞台,被要求由小生改演老旦,“母亲觉得自己不合适演老旦,不上。几经周折,她在瑞金剧场演出《梁祝》,是当时老一代演员中第一个重回舞台的女小生,让女子越剧重新获得生命力。”

  毕春芳和吴佩承的姻缘,在吴越看来,也源自母亲的性格,“那时父亲是毛巾厂工会文化干部,邀母亲的剧团演出。他对母亲一见钟情,写信。母亲演出很忙,最开始连情书都请闺蜜代写。即便这样,两人还是谈起了恋爱。”昨天下午,90高龄的吴佩承守在毕春芳的灵堂。18日举办的毕春芳仪式上,吴佩承想选8张妻子照片,送她最后一程。

  “母亲很任性,从不看重和。她常说,我不搞关系,也不要拉赞助,我看重的是观众。”吴越觉得,毕春芳的底气来自舞台,“但凡演出上座率低于70%,她和团队果断换戏。当年排青春版《梁祝》,她和同事天天关注票房,不断革新,脱颖而出。她有句话,艺术家不是自称的。”

  毕春芳好强,却又谦逊。家人、学生都对她的幽默记忆犹新,“她年纪大了,爱唠叨,常说自己像开关坏掉了,所以一按开,就说个不停。团队商量春华秋实满庭芳越剧毕派艺术专场演出,导演汪灏怕影响她,每次抽烟都要出门,她笑汪导,又有灵感了。”

  对待艺术,毕春芳一改嘻嘻哈哈。前几天躺在病床上,毕春芳仍在为学生丁小蛙指点《卖油郎》。6月,丁小蛙在逸夫舞台重排毕派代表作《卖油郎》。当时毕春芳因糖尿病住院休养,她特地派老伴去现场督阵,“吴老师一回家,毕老师迫不及待打电话,要他快点讲出情况。”

  7月底,因为病骨折再次入院后,毕春芳家人一定要隐瞒住院消息,“她一辈子不想麻烦别人。”唯独对戏,毕春芳放不下,也不怕麻烦。丁小蛙说,“《卖油郎》演完了,毕老师觉得能修改得更好,把我召到病床前,唱给她听,并指点我声音不能太尖。毕老师总说,把越剧艺术传承好,我最开心;有成绩不要骄傲。”毕春芳并不要求学生一味模仿自己,“老师有句口头禅,我是最差老演员,我的缺点不能学。”

  南京越剧团演员李晓旭是毕春芳关门。昨天上午,她从南京赶来送别老师。2006年,毕春芳在观察李晓旭一年多后,主动提出同意收她为徒。李晓旭每隔半个月到上海来,跟随毕春芳学戏,“老师不顾高龄,常常一讲就是两个小时,咬字、唱腔,一句句抠。”中午,毕春芳招待李晓旭吃宁波汤圆,“她还我,小生演员千万不能留长指甲。”

  2006年李晓旭参加《越女争锋越剧青年演员电视挑战赛》,铩羽而归,她哭了。毕春芳对她说,摔跟头很正常,摔了,才知道错在哪里,不要放弃。2009年,李晓旭在“越女争锋”中获,毕春芳欣慰地说,“从哪里跌倒,就从哪里爬起来。”毕春芳期待学生用实力获胜,“她不会打电话说情。她让我们多演出,千练不如一演,好不好,观众说了算。另一方面,老师又特地团里,一个戏一个戏来,不要拔苗助长,要树口碑,要脚踏实地。”

  今年李晓旭凭借毕派代表作《玉堂春》入围第26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配角,她发照片给毕春芳,“当时我不知道能否拿,老师安慰我,入围就是肯定。等我收到获消息,老师又我,别忘了感谢团队、感谢同事,仅凭一个人拿不了,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我们之间就不要讲谢谢了。”